任城
切换分站
免费发布信息
信息分类

小鸟人家

作者:李木生  来源:济宁在线  发表时间:2018-05-15 10:18:25   【】【】【
这是我前几天听到的两只漂亮鸟的对话

小鸟人家 

“你怎么看的家?怎么随随便便就让生人靠近?”

“我咋唬了,也撵了,还用了高音,可这个人似乎是个聋子,还是咔嚓咔嚓地剪。”

“生个蛋容易吗?原打算生四个,看你弄的,只生了俩,再不保护好,可就没有希望了。你还整天说喜欢儿喜欢闺女的,要是出个差池,后悔可就晚了。”

“搁着你也会害怕,你瞧他手里的那把大剪刀,我要不先转个圈摸清情况,万一挨他一剪子,你可就没老公了。”

“真憨!你也不看看人,看他的剪刀干什么?看他的脸呀,一看就是个善净人。他可不聋,那天我就发现他喜欢听我唱歌呢,他以为我没看见,还藏在厨房的窗户后面,都听得出神了。这个人会写诗,八成边剪边构思入进去了,你不会飞到他的头上尿个泡,没几根毛,一尿就透,准会停剪。”

“你精好不!人家的喜欢你中意了?他再喜欢也没我喜欢。我都听了你半辈子也没听够过。他才听了咱几天?生生分分的,那叫喜欢,新兴罢了,你没看他连个小赖巴花都蹲下看半天?这样的人我不喜欢,像个小松鼠,跑来跑去瞎瞎翻腾。”

“哟,还吃上醋了!我可进窝了,正滴嗒着雨,得孵咱们的孩子了,再不暖,明天有雨,冻坏了可就孵不出来了。”

“好吧好吧,我去打食了,这家子的草不大割,倒给咱养下了不少的虫子。你可要注意咱窝上面的那个江蓝色的塑料箥箕,别害怕,是他给盖上的,开始吓得我不轻,不知他要将咱的家一锅端呢。有一阵雨下大了,我才知道为咱挡住了淋。哎,别说,我也倒有点喜欢上他了。”

刚踅了一小圈却又转回来,嘱咐:“我走了可别唱歌,一心孵。”

“咕咕咕……”(相当于人的“哼哼哼”)

——这是我前几天听到的两只漂亮鸟的对话,开始没懂,后来反复猜思,似乎是说了上面的话。

波士顿的花才开始盛开,这里那里,每家的草坪上都有三棵两棵的繁花?

女儿家厅前窗下的杜鹃已经由热烈转向静安,厨房后窗下的那棵另一个品种的杜鹃却刚举着骨朵。见有杂藤侵扰,便拿了修枝大剪一条条刈除,顺便也为杜鹃剪剪赘枝。就有小鸟在杜鹃旁边的车库房沿上叽叽喳喳地叫,没在意,还是专心地修剪。剪着剪着,突然发现林立着骨朵的杜鹃叶丛里有一个小小的鸟窝,在杜鹃枝桠上静静地朝上敞着口。鸟窝真叫漂亮,心想只有漂亮鸟才会做如此漂亮的窝,一根根细细的草,全是精心挑选一般,左右纵横,编织得平滑细密结实,更妙的是还有一片塑料布掺在窝边上,可以抵挡大风的穿过。我这才明白是侵犯人家的家,赶紧住手,赶紧撤离。撤离前又往鸟窝里张了一眼,还有两枚咱中国雨花石一样的鸟蛋乖乖地躺在鸟窝的一边,仿佛很快也会叽叽地叫唤似的。

房沿上是一只漂亮的鸟,浑身通红,高高的冠红里泛黄,让本来就已帅气爆棚的鸟更加精神。它从房沿上叫着跳下,跳到杜鹃的一侧,吱吱叫两下,再跳到稍稍靠近鸟窝的枝上,又是脆脆地两声,一边叫,一边灵动地伸缩晃动着装着弹簧似的小头。我一下子懂了,它一直在向我质问:谁?谁?你是谁?干什么?别动我的家!这才看到另一只母鸟也飞来了,虽然在红色里间着块灰条,倒也有着另外一种俊秀。

后来我们全家都会从窗户里面注意它们的行动,总是一个在外面站岗,一个认真地在窝里孵。孵着的鸟总是将一只玲珑的小头抖擞地昂着,将红的喙悄然地挨着窝的上沿,两只乌亮乌亮的小眼睛,朝着前方放着迷人的光芒;站岗的鸟则会飞来飞去地不离窝太远,时不时唱两句,报告情况。倒是接连地下了两天雨,温度下降得不小,在我们都还担心孵不出来的时候,凑着天放晴,夫人领着小家家,蹑手蹑脚地看了一下,回来惊喜地告诉我们:小鸟孵出来了,还没有毛,软软的样子。别提我们全家多么高兴了,都盼着小鸟早点飞出窝飞上草地与高树。

这是两只什么鸟呢?

本想来个美丽的结尾,但是现实是残酷的,小鸟没能飞出窝,便被夭折了。我们有些心酸地分析原因:作案者是蛇是猫是鼠?过了一天,女儿更从杜鹃树不远的草地上,发现了一只小鸟的尸体。从此,这个窝就废了,两只漂亮的小鸟再不来了,它们找另外一个更安全的地方去建新窝了。

(李木生2018年5月13日中午记于莱克星顿杜鹃寓)

责任编辑:济宁在线